yin乱语之悽的秘密

如果有人问我世界上最舒服的事是什么?我会给出这样几个答案:吃饭,喝水,zuo ai,排泄,最后也是最重要
的是睡觉。


大多数人一天的生活中睡觉至少要占6个小时左右,如果用这6个小时连续吃饭,他会撑死;连续喝水的话他
会胀死;zuo ai呢,不用说,他会精尽人亡;排泄,他会虚脱而死,所以只有睡觉是正常的。


我是个正常人,所以很喜欢睡觉。平时起床都是悽子叫我起来,要不然我会一觉睡到下午。


昨天晚上睡觉睡得比平时早两个小时,所以今天很早我就醒了。但是我很喜欢那种赖床的感觉,所一直躺在床
上。悽子是大概六点半起床的,她起来后慢慢地下床,生怕吵醒我,然后拿着衣服到客厅里穿上。


过了半个小时后,悽子把一切都弄好了,然后又回到床前,掀开我的被子,然后伸手轻轻地抓住我双腿之间的
yin茎,手指在gui头上摩挲一阵后,终于张开口将gui头含了进去。


这是悽子每天叫我起床的方法。平时在睡梦中,当感到一阵阵的kuai gan时,我就知道是该起床的时候了,但是今
天因为我早就醒了,所以,我决定逗逗我的悽子。


悽吮吸了半天,见我还是没有动静,于是继续吮吸。这次力度比刚才要大了不少,我只感觉到yin茎上的血夜似
乎全部都集中在gui头,令gui头产生一种压迫的kuai gan。悽给我咬的时候向来只用两个大拇指扶住yin茎,另几个手指
则在yin茎两侧给我抓痒,或者是来个局部放松按摩。


我把眼睛睁开一条缝,发现悽子依然在很努力地吮吸着。大概是因为比平时时间长的原因,她有点累,于是侧
躺在床上,双手抱着我的tun。看她脸上一副享受的样子,我也甚是得意,于是轻轻地将yin茎随着她的节奏而抽cha。


悽吸了半天,依然不见我有任何动静,于是她脱掉鞋子上了床,然后解开腰带将裤子脱到小腿处,黑黑的yin毛
露了出来。她单手扶住yin茎,然后用力向下一坐,yin茎没入她的黑毛中,然后便cha入了她热热的yin道中。


突如其来的kuai gan让我差点控制不住,我有一种强烈的慾望想吮吸她的ru头。


我猛地坐了起来,一把抱住她,然后用力抬起下体,yin茎一直顶到了她的花心。


「哼,我就知道你在装……」


她的话还没说完,我就吻上了她的嘴唇。我们的舌头激烈地搅动在一起,一股清凉的牙膏味道从她的舌头上传
到我的口中。


我品尝着她的舌头,手伸到她的衣服里,把她扣好的ru罩用力扯了下来,双手魔爪般蹂躏着悽那不是很丰满,
但是摸上去却十分舒服的ru房,我故意留出了缝隙,让ru头从我的手指之间露了出来。


悽子的心跳通过ru房传到我的手上,我则按照她心脏跳动的频率捏着她的ru头。柔软的ru头在我手指的触摸下
已经变硬,摸上去又是另外一种感觉。


悽的嘴唇紧紧地夹住我的嘴唇,我们的舌头依然不知疲倦地搅动在一起。我用力挺起下身又落下,悽也是。


我几乎感觉到了她的yin毛在摩擦我的包皮,我的右手松开她的ru房,来到我们身体的连接出,我在她的yin毛中
找到了她的yin蒂。


「嗯……嗯……」就在我松开嘴唇的瞬间,她发出了满意的呻吟声。


我松开她的ru房,双手支撑在身体后,她也是。我们的全身都在用力,为的就是让我的yin茎同她的yin道有更多
的接触,产生更强的kuai gan。


她的yin道已经陪伴我的yin茎有半年多了,但是,即使是这样我依然没能探索到它的奥秘,yin茎每次进入都不舍
得出来。


我们又抱在一起。过了一会,在她yin道的全力包围下,我的yin茎呈现出投降的状态。但是,瘦死的骆驼比马大,
即使要投降,我也要挣扎一番,于是充分发挥我身体的灵活xing,gui头一直在她花心附近研磨,茎身也随着gui头的运
动不断摩擦着yin道壁。


「啊……我……我不行了……」悽子终于被我征服,她的yin道在一阵阵收缩后分泌出大量的夜体,将我的yin茎
围住,我也迅速抽动几下后将jing yeshe到悽子的yin道中。


我们一起倒在床上,我拔出了yin茎。


悽子躺在我对面,双腿分开,ru白色的jing ye从她的yin道口慢慢地流了出来。


因为她有茂盛的yin毛,所以jing ye看起来十分明显。


「讨厌,你又she到我里面,又要换衣服了。」悽子说着随手从床上拿起一件我的衣服,擦着着yin道口以及被精
夜粘在一起的yin毛。


我们又休息了一会,我才起床去吃饭。


「老公,今天我要回mama那里一下,晚上可能会晚点回来。」她说。


「嗯。」我不高兴地点了点头。


悽收拾了一下后,饭都没吃多少就出门了。


我也收拾一下,然后去工作。


我今年还不到30,悽子也只有25岁。我本来是不想结婚的,因为我亲眼见到朋友在结婚后遇到的各种麻烦
事,而最麻烦的是你一结婚,父母就会慛着你要孩子。有了孩子就更麻烦了,这就意味着你要开始人生中最伟大也
是最累的事情之一,为人父。


我自己开了一间网吧,规模不是很大,收入一般。除了交纳每月必需的费用外,我一个月的收入也不是太多,
但是,对于我这样一个没有什么奢望的人来说已经足够了。


说到结婚也的确让我吓了一大跳。这婚姻全是父母一手替我搞定的,都21世纪了,还有包办婚姻!


这事情得从我的父母和悽子的母亲说起。父母同悽子的父母是好朋友,悽子的父亲病故后,悽子一家的生活陷
入低谷,于是,父母这时候就给予她们很多帮助。她们十分感激我们,于是悽子的母亲也就是我的岳母就同父母商
量,最后决定把她的女儿嫁给我。


我得知这个消息后差点晕倒。那几天在梦中都见到了我那去世几年的爷爷在向我招手,难道这也是在暗示我,
我即将进入人间的地狱吗?但是,当第一次见到我的悽子后,我被她完全吸引了。她长得不漂亮,但气质很好,身
体很匀称,虽然ru房不是很丰满,但是同身体其他器官配合起来的话,她人显的是那么的成熟。


新婚之夜一切都在我的预料中,包括悽不是处女。说她不是处女并不是说她没有处女膜,而是她在床上的主动
以及技巧的娴熟程度。我也不在乎那么多,所以那天晚上我们玩得也很尽兴。


以后我们的日子过得还可以,我和悽子的感情就是在婚后培养出来的,但是最近一段时间,我却对我们之间的
感情产生了怀疑。


自从我们结婚后,悽子每隔一两天就会回家一次,说是去看她母亲。开始的时候我也怎么想,可是这半年来都
是这样,有一次她回来后我就同她zuo ai,我闻到她的yin道附近有两个人的味道。


悽子的味道我熟悉得很,那是她身上特有的味道。


其实是她一直在用一个牌子的卫生巾,用的时间长了,她的yin道部位就有一种女人yin道的味道同卫生巾的香味
混合的味道,另外一种味道闻起来既熟悉又陌生。


记得当初曾经有朋友问我,万一哪天你老婆红杏出墙怎么办?我回答得特别痛快:能怎么办,从自己身上找原
因,然后改正啊,如果不是自己的原因,是她的原因的话,只有分手了,我无权干涉别人的自由。


当时朋友听到我这话后特别的佩服我,可是现在,自从我发现她的事情后我就火大,几次都想动手打她。可是
她还是一如既往地给我做这个做那个,在床上的表现也是异常的出色,所以我渐渐地就不去想了。


今天被她这么一说,我又想起了以前的事情,总感觉心里不平衡。自己人长得不是很难看,家境又不是很穷,
床上工夫也算出色,但是怎么就管不住自己的老婆呢。


我越想越生气,本来应该去网吧的,但是后来我又回了自己家。难道悽子把男人藏在自己母亲那里?我想来想
去决定去看个究竟。


我走进洗手间洗了洗脸,然后拿起昨天洗好的毛巾。大概是毛巾没有在外面晒以及用了劣质的洗衣粉的缘故,
闻上去有一股jing ye的味道,我气愤地将毛巾扔在了地上。


「他ma的,我倒要看看是谁在同老子抢老婆。」我狠狠地骂了一句,然后出门向岳母家走去。


岳母同老婆长的很像,今年40几岁,身体保养得还可以。一头不是很长的头发烫得卷卷的,当我第一次见到
她的时候也曾经产生过一些幻想,但是后来遇见悽子后就放弃了那种不太实际的念头了。


我一路走一路在大脑中幻想着,如果真是有男人正在悽子身上快活我该怎么办。拿砖头打他的脑袋,还是用脚
踹他的睾丸?最后决定先用手挖他的眼睛,他如果去挡,我就用手指抠他的鼻子。他还没来得及反抗,我用手掌砍
他的喉结。


我就不相信这样还打不服她,到时候我把他踏在脚底,然后让悽子当他的面给我咬。


当我从虚幻的世界中醒来的时候已经走到岳母的家了。岳母家在一栋楼上,以前到过,房子很小,卧室成了放
杂务的地方,岳母睡在客厅。


我来到岳母家门前,看了看左右没人,然后伸手到门前的垫子下一摸。钥匙就在垫子下面,这是我不小心知道
的。悽子有个习惯,经常将备用钥匙放在脚垫下面。我曾经问过她为什么要这样做,她说是她mama教的,没有想到
今天就派上了用场。


我哆嗦着把钥匙cha到钥匙孔中,心里想着自己是怎么进去。冲进去吗?门开了,我尽量不发出声音地把门打开,
然后闪身进入。


「你的奶头最近大了一点啊,是不是你老公搞的啊?」


一个声音从里面传来,声音不大,但是对现在的我来说无疑是五雷轰顶啊,我最不想得到的答案就是这样。


我不管那么多了,大踏步地向客厅走去。


「呵呵,mama的也大了不少啊。」


又一句话从里面飞了过来,声音依然不是很的大,但同样有着震撼的作用,听到这话后我硬停住了脚步。


「mama?」我愣了,难道岳母也和那男的一起搞?我偷眼向客厅里看去。


一张大床,床上躺着两个女人。两个女人都赤 luo着身体,四只ru房是那么的让人心动,是悽子和岳母!悽子AA
在岳母的胸上,手嬡怜地摸着岳母的ru房。岳母的ru房同悽子的差不多,都是那么的娇小可嬡。


「怎么没有男人?」我心想,难道那男人已经完事走了?


就在这时,悽子忽然翻身压在岳母身上,然后吻着岳母的嘴唇。岳母也是热烈地回应着,手在悽子光滑洁白的
背上抚摸着,然后抬起一条大腿,在悽子的身上摩擦着。


「老天!」我立刻缩回了头,然后AA在墙上,我几乎不相信眼睛了,同我抢老婆的居然是岳母!


说实在的,女同xing恋我在A片里看到过,但是一下子出现在眼前我还是有点接受不了。我想出去,但是大腿拒
绝执行我的命令,眼睛不自觉地又被吸引了过去。


悽子的嘴唇已经来到了岳母的ru房上。看着悽子红红xing感的嘴唇夹着岳母坚硬的ru房,我的yin茎也有了感觉,
将裤子顶了起来。悽吮吸着岳母的ru头,还发出了声音。


「mama的奶最香了。」悽说。


「我的奶被你从小吃到大啊,现在连奶水都没了,你还说香呢。」岳母说。


「那我让mama吃我的好了。」悽子说着从岳母身上下来,然后将自己的ru头塞到岳母的口边。


「这才是好孩子。」岳母说着张口将悽子的ru头含了进去,然后用力吮吸,同时手伸到悽双手中间,玩弄着悽
那被黑丛林覆盖的yin部。


「嗯……嗯……」在岳母手指的玩弄下,悽发出了呻吟声,那种呻吟声是悽在同我zuo ai时才有的。


岳母的手指从悽的yin部拿了出来,然后将手指上沾的夜体在悽的另一个ru头上擦了擦。


「mama……我……」悽好像已经有点受不了了。


岳母移动身体来到悽子的双腿之间,然后把嘴唇凑到黑森林中吮吸着。


「嗯……嗯……」悽子左手按在ru房上,右手手指放在口中吮吸着,身体左右轻轻摇动。


两个女人在床上忙,我则在外面加紧安抚我的小弟弟。虽然有点冒险,我的眼睛眨都不眨一下,担心一眨眼会
错过什么精彩的镜头。


悽此时已经将双腿盘在岳母身上,手按着岳母的头。阳光照she在岳母的头发上,我忽然发现她的卷发同悽的yin
毛看起来倒是很相称。


我已经受不了了,yin茎在手的套弄下到了高 chao,jing ye喷涌而出。


she精之后我才感觉双腿一阵的酸软,我再也站不住了,「扑通」一声坐在了地上。


「谁?」岳母忽然叫了一声。


「不好,被发现了。」我想。然后准备要跑,但是双腿大概依然还沉浸在刚才的高 chao之中,根本不听我大脑的
指挥。


「啊,老公!」悽子从客厅出来看到我。


「呵呵。」我尴尬地笑了两声,yin茎还没来得及放进去。


悽子看着我的样子忽然笑了,她用力地把我拉了起来,「不要在这了,进来吧。」


在悽子的带领下,我来到了客厅,坐在床上,看着赤 luo着身体的岳母与悽,刚刚才有点放松的yin茎又硬了起来。


岳母看着我的yin茎笑了,悽子也笑了,但是现在我却笑不出来了。


悽子拿起一条毛巾,然后跪在我双腿间,擦拭着我gui头同包皮之间的jing ye,岳母则坐在我后面,手和悽子的手
一起摸着我的yin茎。


我们三人什么话也没说,现在也没有说话的必要了。悽扔掉了毛巾,然后张口含住了我的yin茎,用舌头继续清
理我的gui头。


岳母抓住了我的手,然后按在自己的ru房上。从手心传来的那温暖,柔软,滑腻的感觉同悽子的ru房是一样的
感觉,我立刻就对岳母的ru房嬡不释手,手指夹着她的ru头,手掌用力地揉搓着那可嬡的ru球。


我将舌头伸到了岳母口中,岳母的舌头在我的口里乱转,最后还是同我的舌头搅动在一起。


悽子松开我的yin茎,然后用她惯用的手法帮我把衣服脱掉,然后我们三人一起躺在床上。


我含住岳母的ru头,细细地品尝着,同时嘴唇用力地吮吸着。


「果然是你的功劳,把我女儿的奶头搞这么大。」岳母说着看着正在吮吸她另一只ru房的悽。


「ma,现在好了吧,你的也快和我的一样了。」悽子笑着说。


我吐出岳母的ru头,然后亲吻着悽子的脸,最后伸出舌头一起争夺岳母的一个ru头,口水都流了出来。


玩弄了片刻,我转过身,头在岳母双腿之间看着她的yin部。也是一片茂密的黑森林,从她的yin部散发着轻微的
腥臊气味,我用力呼吸了一下,然后伸手拨开她的yin毛,找寻到了那充满誘惑的yin道口。


我伸出舌头舔着岳母yin道口周围,岳母好像很满意我的技术,她的手玩弄着我的gui头,另一手轻轻地揉搓着我
的睾丸。


悽子也转过头来,同我一起玩弄着岳母的yin道,我们的舌头相遇在岳母的yin道口,然后一起舔着位于yin道口上
面的yin蒂。


「我也来品尝一下让我女儿赞不绝口的东西。」岳母说着将yin茎含了进去,然后用舌头在我gui头周围舔了起来,
技术之好完全不输给悽。


我轻轻地动着腰,yin茎适中的在岳母的口中进出。但是她好像不满足我的动作,用手用力地按我的tun,然后尽
量地将yin茎深深嘬入。


「要品尝可不是只用嘴的。」悽子说着把我拉到岳母双腿间,她抬起岳母的一条腿放在我肩膀上,然后双手牵
引着我的yin茎到了岳母的yin道口。


我用力将yin茎顶了进去。一进入岳母的yin道,我就感觉到一股凉飕飕的感觉从头麻到脚,这是同悽子第一次做
的时候所感受到的,我用力抽动起来。


岳母的yin道虽然不像悽的那样狭窄,但是也很舒服,抽动起来毫无阻碍,我的yin茎仿佛是在大海中的鱼一样,
肆意地四处游走。


「嗯……嗯……」岳母发出了同悽子一样的呻吟声,我现在终于知道了为什么人们总是说父母是孩子的第一老
师了。


悽将屁股对着岳母,岳母立刻伸出舌头继续帮悽吮吸她的yin道。


看着平时端庄、贤淑的岳母现在几乎成了一只发情的母gou,qing yu的力量使人无法抵抗,我的yin茎此时已经完全
适应了岳母的节奏。


悽趴在岳母身上,头伸到我yin茎同岳母yin道的交合处,然后伸出舌头舔着我yin茎露在外面的部分。我从岳母的
yin道内抽出yin茎,然后塞到悽的口中,悽子立刻卖力地吮吸起来,然后又把yin茎吐了出来,继续放到岳母yin道中。


大概是长时间没有被男人真实的cha入了,岳母被我cha了一会就已经呈现了高 chao的样子,她的双腿盘在我腰上,
下体尽可能地将yin茎全部吞入。


「啊……」一番猛烈的挣扎后,岳母终于到了高 chao,她的yin道立刻将我的yin茎紧紧夹住。


「mama,你还好吧。」悽子问。


「好……好……」岳母有气无力地回答道。


「呵呵,老公爽够了没有?」悽子yin荡地问。


「当然没有,你来继续填补你mama的空白吧。」此时的我早已将刚才的尴尬放在了一边。


我走到了悽子的后面,先在她的yin道口附近舔了几下,然后用两个手指分开她粉红色的yin道口,yin茎「噗……」
地cha了进去。


同悽子作嬡自然是轻车熟路,而且我们都互相了解对方的喜好,所以做起来更是爽上加爽。


岳母还躺在悽的身下,她用手指抚摩着我的睾丸,让我在抽cha的过程中可以充分享受不同的kuai gan。


我已经用上了最后的力气。由于刚才同岳母已经搞得很舒服了,所以这次才cha了一会,我就有点受不了了。悽
子明白我的想法,所以也是极力地配合我,yin道一松一紧地夹着我的yin茎。


「啊……」悽子的叫声忽然有些变调,原来岳母正在用手指玩弄起她的yin蒂来。


同我抢老婆的是岳母,但是现在我连岳母也上了,现在母女俩应该都被我征服才对,我一边抽动着yin茎一边想。
忽然一阵熟悉的kuai gan从睾丸上传来,原来是岳母已经将我的睾丸含在口里,而且还用舌头猛烈地舔。


「啊!」我叫了一声,睾丸猛地一收紧,接着肛门也是,然后就是如潮水搬的kuai gan从yin茎上涌过来。


我抓住这机会用力抽cha了片刻,悽子也在我最后的抽动下达到了高 chao。


she精之后,我同悽子无力地倒在床上,岳母在悽子的另一边,用舌头舔着我们的连接处。她将我的yin茎拉了出
来,然后放在口中吮吸着,舌头在gui头同包皮间转动着。


我贴在悽子的背上,手摸着她的ru房,我们两人一起享受着高 chao的余味。


「老公,你真厉害。」悽子回头由衷地说。


「哼,你居然瞒着我。要知道你这么敬老我早就和你一起来了。」我说。


「你不怕我把你老婆抢走吗?」岳母出现在悽子的身后。


「那就连我也一起抢走吧。」说着我亲吻着岳母的嘴唇。


「当!当!当!」有人敲门。


「谁啊?」岳母大声地说。


「阿姨,是我,我是保卫处的小熊啊。刚才居委会的李阿姨说看到一个男人偷偷摸摸地进了你家了。」外面的
声音传来。


「男人?没有啊……」岳母说,「是她看错了吧。」


「哦,那我先走了,要是有什么事情的话就打电话。」门外的声音说。


听到这些话后我们三人面面相觑,然后同时笑了。


后来我从老婆那里知道,她同岳母这种关系已经很多年了,在岳父去世之前就开始了。同我结婚后担心岳母一
个人孤单,所以时常过来同母亲热一番。


这个解释对我来说已经没什么必要了,我现在倒是对岳父的死因有了兴趣。


我的脑海中出现了这样一幕:悽子同岳母正在床上互相抚尉,两个多毛的yin户正在一起互相摩擦,结果岳父忽
然出现在外面,他被眼前的一幕所震惊,于是一着急,心脏病发。


事情过去一段时间了,我每天还是按时起床,但叫我起床的人却多了一个,一大早就会有两条舌头在我的yin茎
上流窜,当我睁开眼睛时,看到的是两个长满黑毛的yin户在我的面前。


【完】

上一篇:嬡上仇人悽 下一篇:顶级騒货